斯奈普爪亘

法扎很好戒的,我戒了很多次
今天也要开心地戒掉米开来

基本脱离二次

本命uhk

Encore

你又梦见了那个人,在熟悉的街角,在他小时候爬过的树下,那他背对着你,向远处走去。你想开口喊出那个贯穿着你百年光阴的名字,可是发现自己发出的声音不足以让他听见然后停下来回头。自己似乎变成了记忆里的模样,小小的身体,笨拙的动作。

你不顾一切的向前冲去...是为了再一次看看那双带着惊讶的祖母绿眼睛?还是为了再次听到那句带着些许温暖的“Horace”?其中原因你自己可以说上几天几夜说到口干舌燥,可是你终究还是也不大清楚。

“Arthur...”你终于赶上他了,扯住了他的衣角;他也终于发现了身后的你。可他并没有让你看到你所期待的笑容,更没有温柔的叫着你的名字。他只是用力地把你甩开,在那一刻,你看到他脸上的愤怒。单纯的不愉快,一点儿其他的感情也没有参杂在其中。

你突然从孤立无援的梦中突然惊醒,大汗淋漓,心脏狂跳,许久,才回过神来。“还好只是个梦...”你这样告诉自己。

先生当然不会以那样的方式对待你。亚瑟先生一直都很温柔,哪怕是最后一刻。你仍可以忆起当年,最后一次拥抱,他那句柔和的“Horace”,他嘴角上扬的弧度,他微微颤抖的双手,他柔软的衬衫,他的温度...

有的时候,人生变得简单得很,一个梦,让一个记忆回来了,然后一切又好像回到了从前...

#复建##不知道是糖是刀##失踪人口诈尸##日常闲鱼#
感谢阅读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