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napdragon

法扎很好戒的,我戒了很多次
今天也要开心地戒掉米开来

基本脱离二次

本命uhk

我会傻傻地给这个不能给人看见的番外打一个存在的tag吗

在看到他的那一刻,你呆住了,并不只是他姣好的面容。“你好呀。”你似乎听见他在说话,或者是看见他做了个口型。
在你敲鱼缸厚重玻璃的时候,他开口了,一串气泡从他口中吐出,渐渐浮出水面、爆破、消失。他怎么可能会讲人类的语言呢?你摇摇头,怀疑刚刚只是自己在的幻觉,继续盯着那蓝色尾巴末梢的一点青发呆。
造物主真是神奇呀!
“你好呀!”他浮出水面,趴在鱼缸的边缘,用蓝宝石一样的眼睛看着呆滞的你。“你的家人不会教你社交礼仪的吗?我可是跟你打了两次招呼!”他看起来有些生气。
“谁说我不懂礼仪的!我可是英格兰的…女王!”其实,你想告诉他,你只不过是惊讶于他会讲你的语言。
“哦,可爱的英格兰的女王,沃尔夫冈·阿玛德乌斯·莫扎特,向您致敬。”他在水中敬了一个滑稽的礼。原来除了那个浮夸的总是向亚瑟示好的国务大臣,还有其他人会这样鞠躬,但是一点也不僵硬!你被他逗笑了,他倒是一脸不解地看着你。
“叫我贺瑞斯就好。”你笑笑,没有给他发问的机会。

你感叹,海洋并不是你想象的毫无生机的深蓝色。他感叹,人类的世界原来比族人口中的传闻更加有趣。
你告诫他,人类并非全为善类。他告诫你,大海不是总是平静。
有时你们会给对方讲讲自己的家乡。美丽易碎的瓷器、薄如蝉翼的丝绸…比宫殿还大的鱼类、各色各式的珊瑚…
他会在吃完你给他带的茶点的时候唱一首歌给你。那让人惊叹的天籁之音。
连亚瑟都抱怨你呆在鱼缸旁边的时间太久。
“早晚他会离开的。”亚瑟告诉你。
“是要把他放回大海吗?”你问道,有些激动,毕竟你知道他对自由的热爱与渴望。
“不。”亚瑟对你温柔地笑笑,在你额头上留下一个吻,然后离开。你望着他疲惫的背影。你深知西边的战事愈发地让人感到压抑。
是啊,他会离开的,为了柯克兰家的血脉可以传承,为了柯克兰的子民国土不受侵害,为了柯克兰—亚瑟·柯克兰…

“亚瑟如果再年长一点,就可以当你的父亲了。”这天他又在吃着茶点的时候开始了一如平日的轻松的调侃。按照平时,你大概会回一句“说不定你会爱上一个和你父亲差不多的人呢”之类的话,然后看着他气鼓鼓地吃着点心。可是今天,你没有。
“以后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,可能…不是所有人,都…会喜欢。”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模糊。“亚瑟,要把你送给其他的国家的国王来维持英格兰的和平。”
“敬爱的英格兰女王,您这是在哭吗?”他冷笑,“我本以为我们是朋友,现在想想真是可笑。我怎能和您这样尊贵优雅又顾全大局的人做朋友呢?”他说完,缩到鱼缸的角落背对着你。
“对不起,再见了。”你小声地对他说,中间隔着厚厚的玻璃和水。你知道他是不可能听见的。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你的时刻,你这样想。
从某一方面来讲你的猜想是正确的,虽然你参加了那个秘密的仪式,看着华丽厚重的布将整个容器遮得严严实实。不过在场的大部分人可能只见到那条蓝色的尾巴,一切发展得太迅速了。

再见了。不要忘记我。我会永远记住你那宛如天使的歌声。
这些话你当然不会说出来,不会告诉莫扎特,不会讲给你的亚瑟,更加不会让云游诗人们把它们记录加工传颂。你要把它们烂在肚子里,因为你是英格兰的女王。

评论(4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