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napdragon

法扎很好戒的,我戒了很多次
今天也要开心地戒掉米开来

基本脱离二次

本命uhk

聖誕賀文

我熬不到12点了...提前...
oocoocoocoocooc分界线oocoocoocoocooc
「你好。」
你盯著手機屏幕上的那個號碼半天,那串對你來說再熟悉不過的幾個數字。你在猶豫,該接還是按斷?或是,讓它自顧自地響著⋯⋯怎麼還不掛?你暗想,還是接起來比較好。你按下了那個綠色的按鈕,臉上帶著你自己都沒有察覺的微笑。
「Merry Christmas,dar—ling.」電話那邊的聲音讓你有些惊讶,並不是因為聲音的發出者,而是因為你隔著半個地球都聞到了一股酒味。你覺得自己應該马上露出厌恶的表情,然後意識到周圍沒有人,王耀在看電視—每天七點半雷打不動地播的「中/國軍/事」,妹妹在和她的男朋友視頻聊天,蓮鏡出門買東西了。
看来不会有人来打扰你。你恢復了一如既往的面無表情,卻給人一種與往常不一樣的感覺。
「潘趣酒怎麼還能喝醉?」你小心翼翼地嗔怪電話另一邊的人,怕因為自己過激的語氣或不恰當的言詞對面按下通話結束的按鍵。反正平時也不打電話,多聊幾句也沒什麼問題。
「Merry Christmas, dear.你應該同樣問候一下我,不然Santa不會送聖誕禮物給你了呦⋯嗝⋯⋯」聽了他的聲音和這些亂七八糟的信息,你還是想弄清楚為什麼他在聖誕節喝得爛醉,礙於現在你和他之間的唯一能交流方式是這一個電話⋯⋯
「Merry Christmas, Mr. Kirkland.」你按著他的要求同樣回答了他,並趁著這個機會追問他,「說,聖誕節喝這麼多是為什麼,你知道這樣做很傷身體的嗎?Punch這類就差不多了。還有,不要再拿Santa這種不存在的事物騙我了。」你一口氣說完你想說的幾乎所有內容。
幾乎每天你都在想哪天亞瑟真的會打電話給妳,你曾設想過很多種情況,包括打錯電話、突然想起只有你知道的事甚至是生了病臥病在床只是想找人閒談;可你從來沒有想過,你和他少有的寶貴對話機會是在一方不清醒的狀況下發生的。算了,既然接起來了,就好好聊一聊吧。你這樣安慰自己。
「還是小時候可愛,堅信著那個白鬍子老爺爺一定會出現,公正的他會評判你一年的表現,從而給你適合的禮物。我還記得有一年你給自己綁上蝴蝶結送給我,還告訴我你是Santa送給我的⋯⋯」亞瑟開始從你每一年的聖誕節禮物開始絮叨,「最過分的一年送了我一本家裏全年三餐的相片集,還在封面寫了 I will never eat your food.」
「Mr. Kirkland.」你讓他停下來,畢竟那些陳年往事你現在都不想聽,更不想你後再想起這些你早應該忘記的瑣事。「你現在在街上嗎?以你現在的狀態,你應該回家,喝一点水,然后好好的睡一觉。」你還是有些擔心他的。
「Oh,Mr. Kirkland~Kirkland deeply truly profoundly loves— Kirkland.」他沒有把你的話聽進去,又開始自顧自地說些毫無邏輯的話。
「你應該回家,喝一點水,然後好好的睡上一覺。」你開始勸亞瑟,因為你已經感覺「中/國軍/事」已經快播到結尾。不能讓王耀發現你們的這次通話。
「今天是聖誕節。」亞瑟強調。這你當然知道,所有的百貨超市、購物中心都放了高大華麗的聖誕樹,到處都在弄「聖誕折扣」,有些餐廳甚至有工作人員扮成聖誕老人吸引小孩⋯⋯「這我當然清⋯⋯」
「Dear,噓,聽。」亞瑟打斷你的話讓你安靜,你照做了。突然的安靜讓你聽見了王耀電視節目的尾聲,也聽見了地球另一邊的鐘聲。
「May happiness follow you and your lover in new year. Merry Christmas.」亞瑟接著說「I love you.」
「Me too.」你下意識地回答。你聽見王耀的漸漸接近的腳步聲,匆忙把電話掛掉。
難道只有喝醉了之後才有這份坦誠嗎?大概是的。
「你還能深深地愛上別人嗎?」亞瑟的聲音從手機裡傳出,可馬上被「嘟嘟」的電話的聲音取代。
「誰找你。」王耀這時已經打開你的房間門,站在門口,看著你和你手裡的手機。
「沒什麼,一個很久沒有聯繫的朋友突然提出一個根本無法完成的事情。」你回答道,用一如既往的平靜聲音。
「怪不得,我看「不行」這兩個字都快寫在臉上了。不要管這類人。」王耀對妳笑笑。似乎沒發現你的異樣,「那我就不打擾你了。」
Merry Christmas, my Arthur.
A Christmas more than discounts and decorations.
I love you from the very first day.
🌲
🎄
🎄
挚友给的建议我也懒的改了...闲鱼明闲鱼明...错别字和语法错误什么的看见帮忙纠正一下哈…算了…不会有人看到这里的...
Whatever Merry Christmas~

评论(1)

热度(6)